位置: 主页 > www.aobo11.com >

有哪些原本只是一个小消息,但回看发现是个惊天大新闻的例子?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2014年12月在内蒙古大安鑫海铁矿的100多名工人讨要拖欠薪资,开始都以为只是个司空见惯的小新闻,结果在讨薪无望的绝望中愤怒的民工把矿上瞒报的一起工亡事故举报给了安监部门,从而牵出来一个74人杀死17名劳工骗取抚恤金的惊天大案。

相关部门最初调查的方向是将矿工举报的矿难当作一起工亡事故进行调查,但很快就发现死亡者有问题。
“死者”登记的信息为云南人。当地警方在调查中发现,矿难发生后,“死者”在云南仍有住宿和乘车记录。民警赶到其户籍所在地云南昭通调查,发现此人还活着。
由此,警方怀疑这是一起故意杀人骗赔的恶性刑事案件,在这起案件的背后,可能隐藏着一系列“盲井”式杀人案。


2015年1月2日
内蒙当地警方成立“1.02”专案,大安鑫海公司的负责人赵乐喜亦在立案这一天投案自首。案件上报公安部后,被列为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一个惊天大案由此揭开序幕。


2015年8月
警方先后在云南、缅甸抓获大安鑫海铁矿命案的四名嫌疑人汪强文、艾汪银、郭伟鸿、张青华。
在审讯中发现,该四人均非初次作案,他们身上都背负着多条人命,在供述中牵扯出另外34人共犯,这34人又在被抓后继续供述,最后警方确认共有74人涉案。
而这涉案的74人,全部来自云南昭通市下辖的盐津县,更让人震惊的是,74人中竞有40多人来自盐津县下辖的同一个镇的同一条村,也就是庙坝镇的石笋村。



盐津县位于云南省东北部,是昭通市下辖县。因曾拥有盐井产盐,并设渡口渡汛而得名。全县面积2091平方公里,人口37.6万。该县石灰石、无烟煤、水力资源丰富,是一个待开发的山区县。
有“峡谷岩城”之称的盐津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境内99.92%为山地,山势陡峭、沟壑纵横,喀斯特地貌特征明显。 “盲井”式诈骗重镇庙坝镇山大沟深,自然环境尤其艰苦。



盛产“杀猪匠”(当地村民对“盲井”式诈骗犯的俗称)的石笋村由32个村民小组(社)组成,1000多户人家,5000多人口,人均土地一亩左右,村民人均年收入才1000多元,属于极度贫困村。因为在地里打的粮食只够填饱肚子,没人愿意种田,很多田地都撂荒了。大概从2000年左右开始,石笋村的村民开始去山西、河北等地的煤矿打工。



在矿井下采煤,最开始一月能挣千八百块钱。煤炭行情好的那几年,一月工资五六千,甚至过万元,极具吸引力。该村的青壮年10多年前开始在各地的煤矿打工。
石笋村从此于煤矿、矿难结下了不解之孽缘。但井下作业的矿工属高危行业,村子里不断传来在本地村民在外因矿难死亡的消息。


有矿难就会有赔偿!早期石笋村的遇难矿工,用自己的一条命,意外留给亲人最后一笔相对丰厚的抚恤金。但是很少人会愿意,为了获得赔偿而牺牲自己。
2003年,电影《盲井》公开放映,该村的一些村民通过观看《盲井》找到“发家致富路”。盐津人开始走向全国,有矿区的地方就有盐津人,只不过他们不再是去当矿工,而是去……杀人!

此后,沾满鲜血的钞票,开始源源不断流向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贫困村。有人建起造价二、三十万的二层或三层小楼,有人在赌桌上一掷万金,有人成天请狐朋狗友胡吃海喝、醉生梦死……
不管是在山西、陕西、还是在内蒙古,不管杀的人是老王、还是小李,一个典型的“盲井”式骗案成功上演,剧情大致需要经历六个步聚、七种角色。当然,为了节省“演员”,提高人均“片酬”,有些人可以扮演多个角色。

1
探矿
这个角色估且定义为“矿探”。他们可不是在全国各地找矿产资源,而是找适合的杀人场所。就是由“矿探”在全国各地的矿区转悠,专门寻找那些地处偏僻、由私人经营、管理不规范、安全措施不落实的小煤矿、铁矿、钨矿等,作为上演“盲井”式杀人的“剧场”。

2
找猪
该角色估且定义为“猪探”,而被找到的“猪”就是“盲井”式杀人的悲剧主角。“猪探”找到合适“猪”后,或诱或骗,将“猪”带到选好的矿,并办理相关的入职手续。
刚开始,选择盐津本地的鳏夫寡妇,由团伙成员中某个有点资色的女性出面,主动向“猪”示好,甚至不惜陪睡陪玩,让这些长期没近过女色的鳏夫真以为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然后就为了赚上把“林妹妹”娶回家的彩礼而言听计从,跟着“林妹妹”或她安排的人去全国各地矿区打工,然后自然就没有然后了,从此杳无音信。

但毕竟本乡本里,在盐津物色“猪”的风险太高,这些“猪探”就慢慢把眼光转向全国的车站码头,专门找那些单身出门在外,看似找工作又比较弱智脑残的那种。这些人在家里估计也是舅舅不疼、姥姥不爱。像浮萍和稻草一样,失踪就失踪,也不会有人报案。

特别重要的环节是,物色好合适的“猪”,他们会根据“猪”的长相,给他匹配一个近似的身份证,这个身份证的真正拥有者,可能是团伙中的某个成员,也可能是团伙中的亲属。

3
杀猪
这个角色也就是“杀猪匠”,他们人数一般在2-3人,并和选定的“猪”同一天办理进矿的入职手续,而且会特别强调他们和下一步将即猎杀的“猪”都是乡里乡亲,亲朋好友之类的,身份证也显示确实来自同一个地方。
一般在入职后三天之内,“杀猪匠”就会利用和“猪”同一个班次上班的机会,制造矿井塌方、瓦斯暴炸等各种假象,将“猪”杀死并尽可能毁容。然后,这些一手制造惨案的“杀猪匠”就会即时报告矿主,既充当目击证人、也协助通知和调停矿主和死者“家属”的赔偿事宜。

4
谈判
这出戏里需要“家属”和“律师”两个角色,当然,如果“家属”够牛X,能说得头头是道,“律师”这个角色是可以免掉了。这是最考验演技的环节,能否骗过矿主并拿到巨额赔偿,全靠这个环节的演技了。有些被请来当“家属”的老太太,不仅能哭干了眼泪、还能做到连续几天滴水不沾,以绝食相威胁,矿主甚至担心“家属”悲伤过度,再出人命,戏演到这个份上,就没有不成功的。

5
火化
一手交钱、一手交骨灰。这里边除了原有的角色,还需要一个不可或缺的配角——“村干部”。村干部负责给“死者”开死亡证明,遗体才能火化。当然,如果出得起钱,这个配角是可以略去了,江湖行情是只要3万元,就可以在没有死亡证明的情况下完全火化程序。

6
分钱
一般一单矿难私了的代价在50-100万之间,拿到巨额赔款后,原先一同入职的“杀猪匠”也会在几天内迅速办理离职手续,和“亲属”一道,带着现金、抱着骨灰盒快速离去,骨灰盒一般到半道就被丢弃,而现金却会在某个宾馆的房间内,按“矿探”、“猪探”、“杀猪匠”、“林妹妹”、“亲属”、“律师”、“村干部”等各个角色在这出“杀猪”大戏中的戏码给予“片酬”,皆大欢喜。整个“盲井式犯罪”的大戏,至此也可以圆满落幕。




在内蒙古审判的这宗特大“盲井式犯罪”,已查明共有17名矿工被人为制造的矿难杀死,时间跨度主要集中在2010至2014。而实际上,盐津从2003年开始就有人从事“盲井式犯罪”发黑心财,因此,实际上因“盲井式犯罪”被杀死的冤魂应该远远不止现有查明的这17人,涉案的人员也应该远远不止这已查明的74人。
在“盲井式犯罪”中,一定程度上颠覆了人们关于纯朴的、善良的山民的传统认知,我们看到底层社会道德沦陷后所暴露的凶恶、残忍、狡诈的人性。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6-2017 渝ICP备11004103号-1. 重庆市三里河旅行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